超级喜欢封面啊qwq

关口爱丽丝:

新本格三十周年合志《1987狂想曲》
及百鬼夜行系列主题别册《稀谭月报 三十周年特别刊》
淘宝地址:这里(预售到八月结束,可能会有少量通贩)
价格为50+30,合购75RMB
《1987狂想曲》
文组: @店长桐清 、 @江忆_ 、 @燼灰_今天玄中有粮了吗 、 @木杵 、 @平方氫 、 @秋水无歌 , @森井熊猫子 、 @瞳猫 、 @喜多川青司 、 @游唱诗人...

废墟上的猫

槲头一回见她是在斜阳坠落的黄昏下,日光明灭嗡鸣流出一片鎏金色的梦境,象牙白的石砾长出些许枯萎的坚硬枝桠,却也割不断那虚虚然笼住冥地的一方穹宇天。槲丢失了这个世界最后一只猫,却也不恼不躁晃着小腿悠在破瓦碎砾的废墟外头。她的心脏咯出一滴温热的血,瞬间被风流裹着蒸发干净了。她的声带在罂粟汁里浸过,世人曾叹过她的歌喉举世无双,只消一句便能教人的魂灵荡出躯壳不知日月;而现下她缄默其口,连同万物万生的声息都跟着岑寂无谓山河。她以为她是这暮日西堕的世界唯一的幸存者,她的猫也离去不回。岂料到这时那只浑身雪染的猫也不知从哪儿奔过来一把钻回她的怀襟里,后边跟着个模糊成团的漆黑影子,待走近了才瞧清那团黑影是个少女,...

新本格三十周年纪念同人合志《1987狂想曲》兼别册《稀谭月报 三十周年特别刊》一宣

∑转一下……虽然我于心有愧笔力不足

关口爱丽丝:

赞美新本格!这是一个简单粗暴的一宣。


新本格三十周年纪念同人合志


【书名】《1987狂想曲》


【原作】御手洗洁系列,馆系列,戏言系列,匠千晓系列......(详情下次再说)


【主催】暮文西(我)


【文组】店长桐清、江忆、燼灰、木杵、平方氢、秋水无歌,森井熊猫子、瞳猫、喜多川青司、游唱、中禅寺千織


【图组】刀言CHCl3、江忆、木杵


【校对】小生木海


【规格】A5


【字数】12w左右



别册


【本名】《稀谭月报 ...

剑与颂唱者之诗

*这是个cp安利向文章,大部分引用原作翻译及官方插图,有兴趣可以往下看看哟(『ω′』

 

 

 

 

 

 

接下来要安利的这对cp出自栗原ちひろ的《歌剧》系列,插图由著名的插画师THORES柴本(曾担任《圣魔之血》的作画)。《歌剧》系列是一本日式轻小说,以西幻为题材(西幻的气很正),但它的行文风格并未是传统轻小说,没有男主角百转千回的心理状态,自然那种大众化到骨子里的「日式温柔」也是不存在的。这是个第三人称向的小说,虽说归于轻小说范畴,可文笔比常见的轻小说要好上一些,以下放一个片段感受感受:

 

 ...

一个千万不要点开的黑历史问卷

(五年前正好是我在网上第一次写东西的时候,那时候的东西还真是黑历史,纯正的,我都不忍心看了。写这个题的人真残忍。虽然实际上还有前四年都是自己偷偷写的……是个很巧的数字。)

(这就涉及到我曾经的第一个号了,那时候做了很多错事,都是我的错。也涉及了某个我曾经深爱过、却最终痛苦着的作品。所以我决定换成三年前(。)

(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


第一题

开头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三年前(如果没有三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开头。

【最近】

中原中也时常觉得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那根饱经災劫的柔软舌头尝过酒精的滚烫也舐过鲜血的腥甜,...

新本格运动三十周年宣传及搞事邀请之②

一个写手。如果要出本的话可以试试我,我很好的(???)

少女与胡桃夹:

姑且算个画手,搞事的话希望能掺一脚///


灵:



除了肉彦别人的什么都没看过orz先围观+支持好了……我会滚回去读书的嘤……同人的话倒是可以考虑着挤一篇师匠的话唠或者益蛋的独立探案小故事什么的吧……



下邳圯上人:





嘿呀扩散(「・ω・)「



关口爱丽丝:...



[太中]烟草幽灵

烟草幽灵
太宰治×中原中也
*时间线为太宰治叛逃后

〉〉〉
中原中也时常觉得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那根饱经災劫的柔软舌头尝过酒精的滚烫也舐过鲜血的腥甜,烟草焦苦的甘味是他上齿与下鄂间的常客。他从前貌似听谁说起过吸烟好似饮鸩止渴,一旦染上便如同塞夭的歌声难以戒断;这是个慢性自杀的好法子。他隐约间忆起坐他对面的人这般说过,取了把刃锋清亮的水果刀细腻地切开了牛排盘里的单面煎蛋,澄黄而散发着腐败味道的卵液无声无息地漫出来滩了一盘子。那人忽而抬头:怎么啦中也,难得挑你喜好请你吃饭却不领情吗。说这话的时候对方眉眼噙笑,指尖素白透明好似温润滑腻的羊脂玉,纵然岁月雕琢也不曾留过瑕疵半分。...

辛苦啦!大家都好棒!!

明昭北往:

企划三期 | 荷尔蒙 正式发刊!

最深和最重的爱,必须和时日一起成长。


作者: 

@一言以蔽之  @陆婪  @瞎说茉  @MISS.U  @桑泊莫  @萧隐   @公子甜白°   @眼袋君  @▲那吉先生 ▲  @尤冼  @灯酒揽夜  @...

我听闻了他的死讯

!!!!是我想要的那种感觉!!

夜色里:

CP 太宰治X芥川龙之介


-


我听闻了他的死讯,在冬天刚刚走过几周的时间。


葬礼不需要过多的安排,人什么都没有带来的走到尘间,最后是需要什么都没有带走的离开。他做到了,很完美。这一次我没法挑剔,他最后早我一步走进我向往的世界,用一捧黄土盖过了生命。漆黑的棺椁进了土里,我没有看,别误会我这就是为了让他不舒服。


回社的路上敦君走在我身侧半步,他和芥川的不同就在于这些细小的地方。芥川落后我半步,敦走在我身侧。就是在快到社里时风起了,吹的绷带散乱的有些过分,我想对敦说:你先回社里我马上就来。却不想开口时猛烈的咳...

突然有个西幻的脑洞,只是不知何时能实现。

大陆中央铸着根高耸入天的黑曜石塔,通体浑黑,独独里头不见尽头的螺旋台阶是白的。传说这座塔的顶楼漂浮着无数琉璃沙漏,那里驻着掌管「时间」的时间之神,一切命数诞生于时间神的脑海。世间万物皆以沙漏衡量命性,或长或短由沙量决定。

保护神塔的是教都「卡威勒斯」,地处大陆的心脏部位,所有从属于教会的魔法师都常驻于此。周遭四大国环绕,因地域环境差异而人种、风俗习惯、服饰等各方面差异明显。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每年的「祭奠日」各国君主必须亲自前往朝圣,目睹教皇打开神塔大门奉上祭祀用的魔力(类似魔力能源供给)。

「祭奠日」传说是第一位教皇打开神塔祈求时间神对话的日...

© 九歌叹 | Powered by LOFTER